陈陆辉:开拓进取,孵化未来

来源:校友之家发布时间:2023-10-20浏览次数:135编辑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人物简介:

陈陆辉,湖北咸宁人,天博·(中国)官方网站工商管理系工商管理专业2020届校友,武汉开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O。

2020年专升本之际,他原本准备继续两年学业的计划被意外打乱,也正是这样一个节点,他回到了家乡咸宁,并获得了一份启发他创业的工作。这份工作,不仅让他明白自己真正适合做什么、喜欢做什么,也锻炼了他的团队领导能力。

从最初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踏上创业这条路,到在创业过程中发现自己喜欢上正在做的事,实现了曾经为自己定下的目标——成为产值2000万公司的CEO,在这条路上,陈陆辉一直带着目标前行。

作为年轻一代的创业者,他带领一群肯拼搏肯吃苦的年轻人一起,让大众看见这样一种新颖的自媒体模式。

五个大学生是最初的团队成员,一条条在寝室拍摄的视频火爆一时,他们也走入大众视野。但他们也不是事事如意、一帆风顺,在创业这条路上,他和他的伙伴们也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让他们一度认为公司要倒闭了。但是,和开讯公司的口号一样,“开拓进取,孵化未来”,他从未停下自己的脚步。

忙忙碌碌寻宝藏

2020年,专升本的节点,原以为能够顺利专升本的陈陆辉以为自己还要继续完成学业,便没有着手找工作,可是意外出现了——专升本失败,这打乱了他后面的计划,无奈只能离开学校,迷茫的开始寻找工作。

学历上没有优势、不适合上班、选择少、不高的薪资和就业竞争力大等多种问题让他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按部就班的上班生活。身边的朋友要么按照父母的意见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要么备战考研或考公务员,然而陈陆辉并不想随波逐流。而就在这时有人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一朋友的父亲在咸宁开了一所培训机构,但是他是个“外行人”,所以需要一个自己信任且有专业能力的人帮他管理机构内大大小小的事情,而陈陆辉便是不二人选。

“那段日子很忙,我一个人几乎做了所有的事情,拿着不高的薪资,我身边的朋友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他们认为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但是我觉得我得到了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我并不在乎暂时能赚多少钱,我看中的是我有一个能够实操的平台。”陈陆辉对机构工作的描述是一个人包揽所有的工作,大家都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做,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从中收获的东西远比金钱有价值,这是一个挖掘宝藏的过程。

同期,陈陆辉也开始接触其他业务,例如自己开剧本杀店和摄影店,组建自媒体团队,也开始接触一些跨境电商的业务。同时接触这么多的工作的他并不是想从多个渠道赚钱,而是想从中寻找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赛道。正是来自多方面的收获让陈陆辉更不在乎在机构工作能获得多少工资,他只想全心全意地利用这个机会磨炼自己。

在机构上班的那段时间,他从早上八点钟工作到中午十二点,趁着中午休息的空闲时间,还会抽空去他的剧本杀店看一下,着手准备招聘员工的事项并且解决员工的工作问题。晚上陈陆辉会带着机构里的老师去发传单做销售,结束之后再次回到剧本杀店安排完善工作,回家之后也没闲着,开始尝试线上跨境电商,许多工作都在同期开展。那么对于陈陆辉来说,每周的休息时间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呢?

尽管那么忙,陈陆辉每周也会给自己安排休假,他提到,休假的时候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去参观别的公司。也许大家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参观其他公司呢?其实参观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在自媒体高速发展时期,跟上潮流变得格外重要,每一个视频的创作都需要灵感,而参观的过程可能就会是一个灵感来源。了解别人的企业架构、部门规划和观察别人的会议形式,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与别人的差异、学习别人的商业模式,并且问自己“我能不能做这个事情?”,通过这些环节反思学习并将其转换成自己的东西,引用到自己的实践之中。不光是在创业方面,学习和生活中我们也应该保持一种向他人学习的态度,积极做出行动完善自己。

他认为,在机构工作的机会,也可以当作一个创业机会。老板为他提供了一个平台,并安排了员工。他在工作的过程中运用自己的商业管理知识。陈陆辉评价道,“他更像是我的投资人”。后来他决定前往武汉创业。

那么,是什么让陈陆辉决定离开家乡,前往武汉投入所有精力去做自媒体呢?他觉得咸宁当地可以继续发展的空间较为有限,相较于经济更加发达的武汉,咸宁不是最佳选择。在这个条件下,陈陆辉决定离开咸宁去武汉发展。

将风油精拍成你买不起的样子

2022年12月,一条由几女大学生在寝室拍的“买不起的风油精”的视频出现在大众视野,视频的浏览量高达三亿,点赞高达三百多万。这条视频也在2023星创大赏中获得了“2022年度最佳新媒体社交创意内容案例”银奖。

陈陆辉最开始的创业伙伴只有四个人:他的女朋友、女朋友的闺蜜和闺蜜的两个室友。他们的故事也是由在寝室拍视频开始的,最初只是为了消遣时间,没有想到后来竟然真的可以将其发展成一种商业模式,甚至创立一家专门运营这种模式的公司。

当时“风油精大片”的曝光度和单平台浏览量都高达上亿,同时被许多知名的主流媒体报道,例如:新华社、长江日报、中工网,杭州日报等。同时也激起了一股大学生创业的热情,带来了正面的社会效应。

“宿舍+”呈现模式也是开讯的主要运营模式之一。“依云比比”这个账号从此被大众记住。而陈陆辉在咸宁工作的那两年里,其他几位伙伴刚好快结束学业准备开始找工作,创业的进度条由此开始。

关于为什么想自己创业,陈陆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并不明白创业是什么,甚至不知道他在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更不明白自媒体是什么、要做什么,解决温饱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很满意的生活状态了,一直还在劝他回去考公务员。在大学时,由于觉得生活费不够用,他尝试着赚钱,后来决定创业,最初是出于赚点零花钱的想法,但是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喜欢这种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觉得自己是一个更适合实操的人,于是将正在做的事情逐渐转变成自己热爱的事业。

疫情那段时期,大家想象中的大学生活都变成了封在学校,严重的时候甚至都出不了寝室。因此大家上网的机会tianbo了,随着短视频的兴起,几个大学生“寝室拍写真”系列也掀起了一阵浪潮,也让他们看到了自媒体的可能性和一种新的视频模式。

“疫情期间,大家都被封在寝室里,所以她们就会在宿舍拍点视频,大家也都乐意看。”一种新颖的商品呈现形式也是陈陆辉认为自己企业的优势所在。站在观看视频的观众视角,相比于剧情中穿插广告这种有些大众化的广告植入,直接为一个产品拍一段视频的模式更能被大众接受,大家在接受这种形式的同时,也看到了产品本身,为产品增加了曝光度。另一方面,在这个赛道中竞争力相对较小,他和他的伙伴拥有先发优势,并在一步步提升自身的竞争能力,努力成为这条赛道的头部企业。

随着在最初做起来的几个账号规模越来越大,他也带领团队开拓了一系列矩阵账号。所谓矩阵账号,就是一个运营主体开设联动多个账号,建立一个网状结构的营销生态,互相引流、转化精准流量。公司旗下的“依云比比”“娜笔壹一”等账号更是公司的代表作。

不仅如此,开讯也在运营短视频电商的账号,围绕商品进行短视频创作,开设商品橱窗和视频下小黄车的形式进行交易,单条视频带货成交金额达到几万。在广告制作方面,开讯围绕产品创造发散创意点进行商业拍摄,增加商品曝光度。开讯服务品牌方涉及多个领域,例如美妆、食品、日用品和电子产品等等,服务了600+著名品牌。

成功从来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是整个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陈陆辉提到:“我们的小伙伴都很拼,来我们这工作的或者了解我们的都知道,去年的时候我们经常加班到两三点,第二天依旧九点钟爬起来上班,迟到了还要罚款。”

突如其来的舆论风波

人红是非多。2022年末,随着“依云比比”账号的热度增加,舆论也接踵而来。由于拍视频的小伙伴们都临近毕业,加上疫情原因他们便搬出了寝室。从此,许多质疑的声音开始出现,有人扒出视频里的细节,打着“打假”的旗号说他们的视频不是自己拍的;有人说他们那么高产视频质量高都是背靠公司;也有人说他们是假冒大学生在寝室拍视频,带的定位和场景都是假的……

此后,他们听到的最多的声音就是“你们的场景和身份是假的”,认为他们是在用宿舍拍广告这种形式增加热度、欺骗大众,没有人愿意真的静下心来听他们讲事情的真相。那段时间整个团队都遭受着舆论的压力,账号下面的评论是铺天盖地的恶评,甚至所有工作人员的身份信息都会被扒出来,账号私信也都被人身攻击的言论占满。

“我们最难受的时候就是,可能发一条视频出去,一秒钟,下面的七十条评论有六十条都是骂你的。他们会扒你的信息,知道你的名字,发私信人身威胁……”由于团队里大部分都是女生,面对一条比一条难听的评论,那些来自陌生人的恶意,甚至没有了解事情全貌就开始跟风黑的评论,都像一把把利刃在狠狠地伤害着他们。没有人愿意听他们解释,面对那些扭曲事实的言论,她们甚至无力反击。

夸奖的话可以脱口而出,但诋毁的话要三思而后行。他还提到,那段时间,团队的小伙伴都因为网络上的言论而感到沮丧,情绪很低落,大家都在哭,也没有办法专心做事,但是又忍不住去看那些不好的评论,于是他们选择停更一个月。

互联网上,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每天都在网络上接受许多新的信息,“互联网没有记忆”这句话似乎也极有道理。在停更一个月后,团队也发了一些视频讲述事情的整个过程,对于大家质疑的方面也做出了澄清,放出了后期的剪辑视频和过程,他们的老师也在评论区为他们解释。但是这些行为并没有改变所有人对他们的看法,依然有人在质疑、诋毁他们,到现在还有人因为这件事情攻击他们。

面对质疑,摆出事实证明自己;遭受打击,就整装再出发。网暴这段经历对于陈陆辉和整个团队而言都是印象最深刻、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一件事,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怀着梦想前进的步伐。

我希望他们能够有自豪感

大学时期,陈陆辉曾经和室友彻夜畅谈他们未来的目标,当时的他可能觉得只是和室友吹个牛,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成为产值2000万公司的CEO。现在的他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但不止步于此,在创业中途中他还给自己定下了其他目标,但是有一个目标无关金钱利益,他希望他的员工在开讯工作能够有自豪感。

作为一个普通家庭出生的孩子,父母亲都是农民工,家里也没有人开公司、更没有人能够在学业或者事业上帮助他。在上大学之前,陈陆辉一直被家里管得很严,他说:“家里晚上都是有门禁的,超过了时间就进不去。”但是上大学之后,他受到的压力变成了钱不够花,如果有时候生活费花完了,想多要都不知怎么开口,于是他开始尝试自己赚钱,像学校驾校之类的兼职他都曾尝试过。

农民出身的父母只知道要多读书,陈陆辉读的是专科,父母就一心想让他专升本,对于他所学的专业和一直在做的事情都不了解。和大部分家长的想法一样,他的父母也希望他找一个“铁饭碗”的工作,回家乡咸宁考个公务员就是他们觉得最好最安逸的生活。

自媒体行业作为一个比较年轻、抽象、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行业,也许并不被老一辈所理解认同。哪怕陈陆辉现在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可以不再为了温饱问题发愁,父母还是不理解他在做什么。

也许是自己正在做的事业不被父母理解,陈陆辉才希望他的员工在开讯上班有自豪感和归属感。这种自豪感不仅来源于他们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是能够回答别人的底气。陈陆辉在实现自己2000万的目标之后,也给自己定下了下一阶段的目标:在现在的基础上,希望做到华中地区的第一。他希望自己的员工给家里人交代的时候有底气,也是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

打破别人的固化思维是很难的。他希望自己的员工在面对和他一样的境况的时候,能够骄傲地回答自己是在武汉一个做得很好的公司上班,很享受自己在做的事情,也很喜欢这个公司和这份工作。

他的目标从不止于当下,在实现一个个目标之后,他也为未来定下了更高的目标,他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一个投资人。不论是在咸宁机构工作的时候,还是自己开公司,陈陆辉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反思。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擅长研究技术的人,比如在机构上班他不会上课,剧本杀店自己不能当DM带本,现在做抖音账号不擅长拍视频剪视频。但是他也清楚自己的不足之处,他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对团队的把控和商业判断,想要在未来提升这些方面。

同时,陈陆辉希望能够有tianbo年轻的生命力加入他们。他也在开展校企合作的工作,鼓励大学生参观公司,让tianbo人了解开讯。他认为大学生一定是适合这个行业的,大学生自身具备互联网需要的这种“网感”,有想象力创造力,能够挖掘tianbo的可能性。

缓解就业焦虑,主动提升自己才是关键

作为年轻一代的自媒体行业创业者,陈陆辉也作为天博·(中国)官方网站优秀校友回学校开展过关于“掌握自媒体,让大学生不惧就业压力”的交流会。关于就业焦虑,陈陆辉对学弟学妹们有自己的一些建议。

第一,不要做一个被动的人,主动跳出就业焦虑的圈子。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被动的人,在开始就业之前,他就会主动地去尝试一些新东西。这个过程,不会耗费你很多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成本很低。对于时间自由度比较高的大学生来说,要积极搜集信息、拓展信息渠道;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尝试一些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在别人还在打游戏睡觉的时候,尝试一些比赛,钻研一些项目,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

第二,积极参加一些比赛,提升自己的水平。他认为现在国家的政策很好,多参加一些比赛不仅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也是为自己、为学校争取荣誉的一个过程。在同一起跑线上,利用自己空闲时间去参加一些比赛,就是比别人快了一步,快一步便会快很多。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也可以拓宽自己的社交圈,认识一些优秀的朋友,收获一些对就业和学业方面有益的信息。就算没有获奖,也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如果获奖了,是为自己争取到的一份荣誉,也是为自己的简历添彩。

所谓捷径,就是向有经验的前辈学习。尽管现在公司的事情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但是他也在参加一些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项目。他认为参加创业比赛和频繁外访是解决大学生就业焦虑的最好方法。把自己的时间利用起来做一些有意义、能够提升自己的事,而不是只焦虑而不去付出任何行动,每天都在重复做相同的事情,永远都没有实际行动。

自媒体这个行业,他认为其实起步比较简单,没有很多约束条件。一部手机就可以完成拍视频、剪辑、上传的所有工作。他也关注一些现在校内的一些自媒体博主。在起步阶段,他们投入的成本相对较低,但尝试一些新东西可能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

作为天博·(中国)官方网站的优秀校友,在法商学院二十周年校庆之际,陈陆辉也祝福法商学院在未来的进程中继续散发光芒、创造辉煌,培养出tianbo的人才。作为创业者,他也期盼看到母校在对于支持大学生创业方面做出更好的成绩,涌出一批批优秀的创业者。

 

 

   撰稿人:龚郭小雪老师

        会计22405 宋小满

校稿人:曹青老师

       计科20402 徐津津